郑绚:我眼中的曼毓艺术团

2013-11-7 

如果您关注了“全城热舞”,那么曼毓艺术团想必您不会生疏。滕王阁“30进20”突围赛的颇具江西民风特色的歌舞《斑鸠调》,总决赛第一场“20进15”晋级赛感人至深的《儿行千里》都来自这个叫做曼毓艺术团的队伍。

进入30强之后,这支老年舞蹈队就由专门的舞蹈老师进行指导。从“30进20”的突围赛到“20进15”的晋级赛,再到即将要进行的“15进10”的比赛,在指导老师的眼中,她们给老师的印象究竟是怎样的呢?

 

师者郑绚

 

郑绚,南昌航空大学音乐学院舞蹈教师,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。从小热爱舞蹈,参加过多次大赛,曾获“桃李杯”全国舞蹈大赛银奖等多项大奖,本次“全城热舞”全省电视炫舞大赛特约指导老师,“全城热舞”15强队伍曼毓艺术团指导老师。

 

专业剖析

 

进入“全城热舞”15强的曼毓艺术团代表队是一支老年舞蹈队,对于在大学任教的郑绚来说,平时她接触的是年轻的大学生,这是她第一次指导非专业老年舞蹈队,所以对她来讲也是一种挑战。

对于曼毓艺术团的这支老年舞蹈队,从专业的角度去剖析,郑老师是这样认为的:

首先,这是一支“年轻”的老年舞蹈队,一开始她们只是在街边跳舞,后来随着艺术团成立慢慢有成员加入才壮大的,所以他们并不是专业的。其次,这支队伍的平均年龄已经有60岁了,由于年龄上的限制,以及身体上的限制,所以要求她们的舞蹈动作标准需要降低,节奏不能过于快,动作不能太剧烈。基于这两方面她们在比赛中的竞争力会大大下降。相比于其他同类舞蹈队而言,从专业角度来讲,我们和其他的团队实力悬殊,差距还是比较大。

虽然在专业动作上这支队伍不如其他队伍,但是我们的队员舞蹈的悟性都很高,只要老师稍微点到一下就能领会到意思,并且做出相应的动作来。郑老师希望通过情感上的营造来弥补动作上的缺失。团队里成员都是孩子在外工作的空巢老人,所以根据这个特点接下来的比赛中我们继续延续情感的主线,编排了一支反映当代老年人渴望活力,渴望年轻,不甘被社会遗忘,虽然处在社会的边缘但是依然要体现自己的价值,散发自己的热量的舞蹈。

目前,这支舞蹈经过一个礼拜的编排练习已经初具雏形,至于舞蹈具体情况,郑老师说卖个关子,让大家一起期待11月7日的比赛。

 

情感交融

 

谈到与曼毓艺术团的这群阿姨们的私下关系时,郑老师说得最多的词语是:可爱,感动和尊敬。

可爱何来?郑老师是这样解释的,阿姨们经常说她们自己是“不务正业”,经常偷偷地跑出来跳舞,因为她们的老伴和孩子们不一定都同意自己出来跳舞,所以每次出来跳舞她们就像打游击一样偷偷摸摸的,她们希望不要被家人发现。像孩子一样的可爱,像孩子一样的童心,让郑老师感觉到了这群阿姨们的可爱之处,不过可喜的是现在她们已经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和认可了。

关于感动,郑老师说自己作为指导老师,也经常被她们感动得流眼泪。这是一群对舞蹈非常执着的老人,她们知道在舞蹈动作上自身可能和别的队伍存在差距,所以便更加刻苦的训练,应该休息的时候也在排练,希望能使自己与别人的差距缩小一点。她们不是最有天赋的,不是最专业的,但真的是最勤奋的。给郑老师印象最深的是,每次排练的过程中,郑老师由于心疼这些阿姨跪在地上,所以有些跪着的动作她会把时间缩短,或者让这些阿姨们坐着,但是阿姨们每次都严格要求自己,并且要求老师让她们按照登台演出的标准训练,阿姨们的膝盖都肿了,但是没有一个人有怨言。

 

说起尊敬,郑老师说自己是从心底里尊敬这些阿姨。不仅仅是因为她们年长,也因为他们对于舞蹈的这份执着与热爱。她们本该是在家里颐养千年,看看电视,带带孙子,做做家务的人,却如此热爱舞蹈,并且为了舞蹈能够付出那么多。而且这些阿姨对自己也是特别的客气和尊重,每一次她来到排练厅指导她们动作时,她们都能非常认真地听,并且严格地按照要求去做,还经常虚心地向自己请教。自己是她们女儿的年纪,作为长者,他们还这样尊敬自己,真正把自己当做老师来看待,所以郑老师说自己也是尊敬她们的,她觉得从专业指导上她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认真负责,不能对不起这群长者对于师者的这份尊敬。

 

师者寄语

 

我希望自己指导的这支队伍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能够超常发挥,希望她们能够走到最后,我相信她们!

让我们一起为这群年长的阿姨加油,让我们一起向这个年轻的老师致敬,师者也可以是朋友,祝愿曼毓艺术团在郑绚老师的带领下越走越远!

(图文 戴利斌)